世界地球日强调气候行动

世界地球日强调气候行动

22

已发表

2020年04月22日
新闻通稿编号:
22042020

2020年4月22日,日内瓦 - 自从首次庆祝“地球日”以来的50年中,气候变化的自然迹象及其对地球的影响日渐加速,在过去五年中达到了顶点,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据世界气象组织(WMO)称,这一趋势预计将持续下去。

以一个主要的全球观测站为例,其二氧化碳水平比1970年高约26%,而自那时以来,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了0.86°C,比工业化前时代高1.1°C。

global mean temperature

英国气象局哈德莱中心运行的WMO年度至年代际预测牵头中心收集数据对近地表温度作了多模式气候预测,结果显示,未来五年(2020-2024)可能会出现新的全球平均温度记录。  

预测表明,全球温度可能会进一步升高,尤其是在高纬度和陆地地区,而海洋变暖速度会变慢,特别是在北大西洋和南大洋。

温度只是其中一个气候指标。其他指标还包括大气二氧化碳(CO2)、海洋热含量和酸化、海平面、冰川质量平衡以及北极和南极海冰。根据为纪念地球日50周年而发布的《2015-2019年全球气候》最终报告,所有指标都显示过去五年来气候变化加速了。

COVID-19可能会暂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但不能代替持续的气候行动。而且,由于气候变化,与天气、气候和水相关的危害将变得更加严重,进而将使其应对变得更加困难。

WMO秘书长佩特里•塔拉斯说:“尽管COVID-19造成了严重的国际健康和经济危机,但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失败可能会威胁人类的福祉、生态系统和经济长达数百年。”“我们既需要应对好大流行病,也需要应对好气候变化,”他说。

“应对气候变化时,我们需要表现出与应对COVID-19相同的决心和团结。我们需要为人类的健康和福祉采取共同行动,不仅要在接下来的几周和几个月内这样做,而且未来的多代人都要这样做。”塔拉斯先生说。

temperature trend increased substantially in all regions

早期预警系统

“极端天气已有所增加,而且这种状况并不会因为冠状病毒而消失。相反,全球流行病可加剧针对人员疏散以免受热带气旋影响的挑战,在南太平洋发生的5级强度热带气旋“哈罗德”就是一个例子。而卫生系统本已过度紧张,可能无法应付由于热浪等原因额外带来的患者负担,这样的风险是存在的。”他说。

“在备灾系统较薄弱的国家中,弱势人口面临最大的风险。各国政府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加强预警系统,以应对多种危害。”塔拉斯先生说。“WMO将支持这些工作。”

尽管有COVID-19的限制,国家气象水文部门仍在提供全天候的预报和预警服务。

全球大气监视网中的台站也在继续开展监测活动,因此在记录由于工业下滑而导致的主要污染物减少和空气质量改善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是,根据主要台站的报告,二氧化碳(CO2)浓度仍处于创纪录水平。

因此,重要的是,使在COVID-19之后的刺激计划可以帮助经济重回绿色增长。先前的经济危机经常是这样的:与之后的“复苏”相伴随的排放增长远高于危机之前。

地球日突出了引起全球关注的重大问题。事实上,人类活动可能早已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影响地球的气候了,对此早在1970年,人们就开始从科学上日益予以关注,而莫纳罗亚站点所作的早期观测表明二氧化碳浓度是在不断增加,这又强化了上述事实。

2015-2019年全球气候

在纪念地球日的一项活动中,WMO发布了《2015-2019年全球气候》的最终报告。初稿版本是在2019年9月联合国秘书长召集的气候行动峰会之前发布的,是对WMO气候状况年度声明的补充。

这份五年期报告证实,2015-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期。报告称,自工业化前以来全球平均温度上升了1.1°C,与2011-2015年相比上升了0.2°C。自1980年代以来,每个十年都比前一个十年更加温暖。

1970年的全球平均温度比工业化前时代高+0.24°C。

温室气体

大气中的二氧化碳(CO2)水平和其他主要温室气体上升创下了新纪录,2015-2019年CO2的增长率比前五年高18%。CO2会在大气和海洋中滞留数个世纪。这意味着无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会使排放量暂时下降,世界都将会延续持续的气候变化。

2019年温室气体观测站点子集的初步数据表明,到2019年底,全球CO2平均浓度会继续走高,达到或甚至超过410ppm。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今年到目前为止,夏威夷莫纳罗亚天文台的大气CO2浓度已达到创纪录水平,日浓度甚至突破了百万分之415.00。

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3月夏威夷莫纳罗亚天文台的月平均大气CO2浓度为百万分之414.50,而2019年2月为411.97ppm。莫纳罗亚天文台是世界上连续观测时间最长的观测站,也是全球大气监视网的基准站。2019年莫纳罗亚的年平均CO2浓度为411.44ppm,而在1970年首个地球日时为325.68ppm。

根据CSIRO的数据,在另一个基准站塔斯马尼亚格里姆角的2月平均CO2水平为408.3ppm,而2019年2月为405.66 ppm。在特内里费岛伊札纳天文台,今年的CO2浓度也高于2019年同期,在综合碳观测系统的各台站也观测到了相同的趋势。

其他气候变化指标

GLOBAL MEAN SEA LEVEL在其他关键气候指标中也是以持续和加速的趋势为主,包括海平面上升加速、北极海冰范围持续减少、南极海冰突然减少、冰川和格陵兰岛及南极冰盖的冰量持续损失、北半球春季积雪明显呈下降趋势。

海洋吸收了更多的热量。2019年,海洋上层700米出现了有测量记录以来的最大海洋热含量值。海面温度升高危及到了海洋生物和生态系统。

对健康的影响

热浪是2015-2019年最为致命的气象灾害,影响了所有大陆,在许多国家创下了新的温度纪录,并伴随着前所未有的野火,尤其是在欧洲、北美、澳大利亚、亚马逊雨林和北极地区发生的野火。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和分析,自1980年以来,与高温相关的疾病或死亡的总体风险一直在稳步攀升,目前全球约30%的人口生活在每年至少有20天出现可能致命温度的气候条件下。

大雨和相关洪水会为各种传染病的暴发创造有利条件。在有霍乱疫情的国家,估计有13亿人面临着风险,而仅在非洲,就有约4000万人生活在霍乱“热点”地区。

由于干旱的影响,与气候变率和变化有关的气候相关风险加剧了许多地方的粮食不安全,特别是非洲的粮食不安全,进而又加大了气候相关疾病或死亡的总体风险。

气候对经济的影响

2015-2019年,最大的经济损失都与热带气旋有关。代价最大的灾害事件是2017年的飓风哈维,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超过1250亿美元。

温度上升会对发展中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产生不利影响,进而有可能破坏发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现,对于年均温度25°C的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发展中国家而言,升温1°C的影响会导致增长率下降1.2%。那些预估升温会对经济产生显著不利影响的国家其产值在2016年仅占全球GDP的约20%;然而,这些国家目前拥有全球近60%的人口,而到本世纪末,预估会超过75%。

Global Climate 2015-2019

欲获取更多信息,请联系:媒体官Clare Nullis。电子邮箱:cnullis@wmo.int. 手机:+41 79 709 13 97

Share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