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气候2011-2015:炎热且无常

全球气候2011-2015:炎热且无常

8

已发表

2016年11月08日
新闻通稿编号:
14

极端天气与全球变暖有着日益密切的关联

 

世界气象组织发布了对2011-2015年(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全球气候的详细分析以及对有危害且代价高的极端天气和气候事件日渐清晰的人类足迹的详细分析。

创纪录的温度伴随着海平面上升、北极海冰范围缩小、大陆冰川和北半球积雪减少。

所有这些气候变化指标都确认了温室气体所造成的长期变暖趋势。根据WMO提交给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报告,2015年大气二氧化碳首次达到了百万分之400这一重要关口。

全球气候2011-2015还对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是否与各极端事件有直接关联进行了分析研究。《美国气象学会公报》在2011年至2014年发表的79项研究中,一半以上认为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推动了所述的极端事件。有些研究指出,极端高温的概率增加了10倍,甚至更高。

“《巴黎协定》旨在将全球升温与工业化前水平相比限制在远低于2°C,并力争控制在1.5°C。这份报告确认2015年平均温度已达到了1°C标线。我们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五年期,而2015年是最热的一年。甚至2016年有可能打破这一纪录,”WMO秘书长佩蒂瑞·塔拉斯说。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气候变化的影响在全球范围始终显而易见:全球温度上升,不论是陆地还是海洋;海平面上升;冰雪大范围融化。这加大了热浪、干旱、创纪录降雨和严重洪水等极端事件的风险。”塔拉斯先生说。

该报告强调了一些高影响事件,其中包括2010-2012年东非干旱,估计造成了25.8万人非正常死亡;2013-2015年非洲南部干旱;2011年东南亚洪水,造成800人丧生,经济损失超过400亿美元;2015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热浪,4100多人丧生;2012年飓风“桑迪”,造成美国经济损失670亿美元,以及2013年台风“海燕”,造成菲律宾7800人死亡。

该报告已提交给《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与年度报告相比,五年时间尺度的报告可更好地了解多年变暖的趋势以及极端事件,例如长期的干旱和反复发生的热浪。

WMO将于11月14日发布其2016年气候状况临时评估报告,为摩洛哥马拉喀什气候变化谈判提供依据。

要点

2011– 2015年全球五年平均温度距平(相对于1961–1990年)。此分析采用英国气象局哈得莱中心与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气候研究所合作制作的HadCRUT4分析。

 

2011-2015年是全球有记录以来最暖的五年,也是除非洲(第二最暖)以外所有大陆最暖的五年。这个时期的温度比1961–1990年标准基准期的平均温度高0.57°C(1.03°F)。迄今有记录以来最暖的年份是2015年,其温度比1961–1990年平均温度高0.76°C(1.37°F),其次是2014年。2015年也是全球温度比工业化时代前高出1°C多的首个年份。

全球海洋温度也处于前所未有的水平。2015年全球平均海平面温度是有记录以来最高的,2014年排在第二位。这一时期的海平面温度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高于平均值,不过在南大洋部分地区以及南太平洋东部却低于平均值。

强拉尼娜事件(2011年)和强厄尔尼诺(2015/2016年)影响了各年的温度,但没有改变基本的变暖趋势。

 

冰和雪

北极海冰继续减少。按2011-2015年的平均值,9月北极平均海冰范围是470万平方千米,比1981–2010年的平均值少28%。2012年夏季最低海冰范围为339万平方千米,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

相反,2011–2015年的大部分时间,南极海冰范围高于1981–2010年的平均值,尤其是冬季最大值。

格陵兰冰盖表面在夏季继续以高于平均水平的速度融化,2011年至2015年所有这五个年份夏季融化范围都高于1981–2010年的平均值。高山冰川也在继续减少。

在所有这五个年份中以及在5月至8月的所有月份中,北半球积雪范围都远低于平均值,仍呈现显著的下降趋势。

 

海平面上升

随着海洋变暖,海洋会膨胀,导致全球和区域海平面上升。上升的海洋热含量约占过去60年观测到的全球海平面上升的40%。一系列研究的结论指出,大陆冰盖,尤其是格陵兰和西南极洲,正在加速推动海平面上升。

从1993年至今的卫星记录期间,海平面每年上升了约3 mm,而1900–2010年的平均趋势(基于验潮仪)为每年1.7 mm。

 

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

2011–2015年记录的许多单个极端天气和气候事件更有可能是由于人类引起的(人为)气候变化造成的。对于某些极端高温,概率增加到10倍,甚至更高。

实例包括2012年在美国以及2013年在澳大利亚的创纪录季节和年度高温、2013年东亚和西欧炎热夏季、澳大利亚2014年春季和秋季热浪、2014年欧洲创纪录的年度高温,以及2013年12月阿根廷的热浪。

对于降水极值(高和低),直接信号并不那么强烈。在许多情况下,比如东南亚2011年洪水、巴西南部2013–2015年干旱、英国2013-2014年非常湿润的冬季,并没有发现人为气候变化影响的明确证据。然而,对于2015年12月在英国的极端降雨,发现此类事件的发生可能约40%是气候变化造成的。

某些影响与脆弱性增强有关联。对巴西东南部2014年干旱进行的研究发现,自1940年以来另外发生过三次类似的降雨不足,不过由于人口增长,水资源需求的显著上升加剧了影响。

有些尚未列入正式归因研究课题的更长期事件与短期和长期气候变化的预估相一致,其中包括亚热带地区多年干旱发生率更高,比如2011-2015年期间在美国南部、澳大利亚南部部分地区,以及该时段末期在非洲南部。

还有一些事件,比如2014年和2015年巴西亚马逊流域超长的酷热旱季,这些作为气候系统中的潜在“临界点”都值得关注。

 

 

Central United States drought, 2012(美国中部干旱,2012年);Extended California drought, 2012-2015(加利福尼亚持续的干旱,2012-2015年);Active Hawaii hurricane season, 2014(夏威夷活跃的飓风季,2014年);United Kingdom Extreme rainfall and flooding, December 2015(英国极端降雨和洪水、2015年12月);Extreme cold, winter 2010/2011 and March 2013(极端寒冷,2010/2011年冬季和2013年3月);Cold United States winter, 2014(美国寒冬,2014年);Inundation from Hurricane Sandy, 2012(飓风“桑迪”造成的洪水,2012年);Iberian peninsula drought, 2011-2012(伊比利亚半岛干旱,2011-2012年);South-east Brazil drought, 2014(巴西东南部干旱,2014年);Argentina heatwave, December 2013(阿根廷热浪,2013年12月);Western and central Europe heatwave, July 2015(西欧和中欧热浪,2015年7月);Central European flooding, May-June 2013(中欧洪水,2013年5月-6月);Middle East and central south-west Asia drought, 2013-2014(中东和西南亚中部干旱,2013-2014年);East African drought, 2010-2011(东非干旱,2010-2011年);East Asia heatwave, July-August 2013(东亚热浪,2013年7月-8月);North India flooding, and landslides, 2013(印度北部洪水和滑坡,2013年);South-East Asia flooding, 2011(东南亚洪水,2011年);Australian heatwaves, 2013 and 2014(澳大利亚热浪,2013年和2014年);Extreme rainfall in south-east Australia, 2011-2012(澳大利亚东南部极端降雨,2011-2012年);New Zealand North Island drought, 2013(新西兰北岛干旱,2013年);Anthropogenic climate change directly increased the risk of this event(人为气候变化直接加大了此事件的风险);Anthropogenic climate change indirectly increased the risk of this event(人为气候变化间接加大了此事件的风险);Anthropogenic climate change had little or no conclusive impact on the risk of this event(人为气候变化对此事件的风险鲜有或没有决定性影响);Anthropogenic climate change reduced the risk of this event(人为气候变化减小了此事件的风险);Event significantly influenced by one or more major natural climate drivers (ENSO, IOD, NAO)(受一个或多个主要自然气候驱动因素(ENSO、IOD、NAO)显著影响的事件);Changes in vulnerability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impact of this event(脆弱性的变化显著推动了此事件的影响)

 

人为气候变化的极端事件归因研究结果(来源:《美国气象学会公报》及其它各类出版物)

 

 

世界气象组织是联合国系统中有关天气、气候和水的权威机构

public.wmo.int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WMO媒体官员Clare Nullis cnullis@wmo.int。电话:41797091397。

 

Share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