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O确认北极温度创38⁰C新记录

WMO确认北极温度创38⁰C新记录

14

已发表

2021年12月14日
新闻通稿编号:
14122021

天气与气候极值档案库反映了气候的变化

2021年12月14日,日内瓦(WMO)– 2020年6月20日,俄罗斯小镇维尔霍扬斯克的温度达到38°C(100.4°F),世界气象组织(WMO)确认这为新的北极温度记录。

在一场异常、持久的西伯利亚热浪过程中,一个气象观测站测到了这一温度,相较于北极,这个温度对地中海地区更适合。去年夏季大部分时间里,西伯利亚北极地区的平均温度比正常水平高出10°C,助长了毁灭性的大火,导致海冰大量流失,并在2020年成为有记录以来三个最暖年份之一中起了重要作用。

“这一北极新记录是向WMO天气与气候极值档案库报告的一系列观测数据中的一个,这些数据敲响了气候变化的警钟。2020年,南极大陆也创下了温度新记录(18.3℃),”WMO秘书长佩特里·塔拉斯教授说。

“目前,WMO调查人员正在核实2020和2021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死亡谷这一全球最热之地记录到的54.4℃的温度读数,并正在验证今年夏天新报告的意大利西西里岛48.8℃的欧洲温度纪录。WMO天气与气候极值档案库从未有过这么多同时开展的调查,”塔拉斯教授说。

北极是世界上升温最快的地区之一,其升温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在极端温度和持续的气候变化促使下,WMO专家组在其国际天气与气候极值档案库中增加了一个新的气候类别:“北极圈66.5⁰及以北地区的最高温度记录”。

天气与气候极值档案库含有全球最高和最低温度、降雨量、最重冰雹、最长干旱期、最大阵风、最长闪电和与天气有关的死亡人数等类别。

这个新类别的创建意味着两个极地地区现在都有涵盖。WMO自2007年起开始罗列南极地区(南纬60度及以南的极地地区,对应纳入《南极条约》的陆地和冰架地区)的温度极值。

维尔霍扬斯克位于北极圈以北约115公里处,该气象站自1885年以来一直有温度观测。它位于萨哈共和国(雅库特)北部,是东西伯利亚的一个地区,具有极端干燥的大陆性气候(冬季极寒,夏季炎热)。

“从根本上说,这项调查强调了世界上一个重要的气候区域正在升温。通过对极端温度的持续监测和评估,我们可以不断了解北极这一重要地区发生的变化,”WMO天气与气候极值报告员Randall Cerveny 教授说

“它强调了维持长期观测的必要性,它为我们提供了气候系统状态的基准,”Cerveny教授说。

气候快照

提交WMO核查的极值是当前气候的“快照”,WMO对所有极值(如温度、压力、风等)的评估也是如此。未来,北极地区有可能(的确有可能)出现更大的极端事件。此类观测数据出现后,WMO将成立新的评估委员会,核实此类观测数据的极值地位。

“这一记录清楚地表明了整个西伯利亚都在变暖,”委员会成员、英国著名气候学家Phil Jones博士说。

“此类记录的验证很重要,将让我们具备可靠的证据基础、了解最极端气候极值的变化方式,”评估委员会的另一位成员、澳大利亚气象局的Blair Trewin博士说。

详细验证

专家委员会对现有数据和元数据,包括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的临时(ERA5)再分析,进行了深入分析。

专家们确定:在维尔霍扬斯克获得的观测结果与周围台站的观测结果一致,所用设备、选址和后勤方面都得到了俄罗斯联邦水文气象与环境监测局(Roshydromet)雅库特分局的认证。天气条件,即在该地区上空有一个非常强的高空高压脊,也与这一创纪录的温度相一致。

鉴于这是WMO档案库中的一项新气候类别,委员会要求检查气候数据,寻找北极地区以前可能存在的其他具可比性的极值。

根据北极地区各国国家记录所作的历史研究确定,北极地区没有出现过38℃或以上的温度。经过严格的分析,委员会给出具体结论:加拿大境内的以往观测数据未超过这个数值。

在进行这项调查的同时,WMO极值档案库也列出了北极圈及以北地区的官方最低温度记录,即1991年12月22日在格陵兰Klinck AWS[北纬72°18',西经40°28',海拔3216米(10551英尺)]记录到的-69.6°C(-93.3°F)。该数值也是北半球记录到的最低温度

 

世界气象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关于天气、气候和水的权威声音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媒体官员Clare Nullis。电子邮件:cnullis@wmo.int. 手机: +41 79 709 13 97

 

编者按

WMO国际评估委员会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极地科学与气候专家组成。

  • Alex Sterin(俄罗斯联邦)
  • Pierre Bessemoulin(法国)
  • Manola Brunet(西班牙)
  • Purevjav Gomboluudev(蒙古)
  • Phil Jones(联合王国)
  • Dan Krahenbuhl(美国)
  • Blair Trewin(澳大利亚)
  • Geert Jan van Oldenborgh(荷兰)*
  • Randall Cerveny(美国)

*我们对在本委员会任职的 Geert Jan van Oldenborgh (荷兰)的逝世表示沉痛悼念,并向其家人、朋友和同事表示哀悼。

Share this page